苍术

有没有小天使来扩列啊_(:з」∠)_

只有特效可以拯救我手机和电脑的色差了,第一张特效就蜜汁好看???

遇鬼3(老实说我想改名字)

哈哈哈哈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哈哈哈哈,我感觉我一年没有更文了哈哈哈有点小兴奋,新的一章依旧是不知道是什么鬼的一章哈哈哈我其实把整个世界观都改了嗨呀好想重写。。





韩信此刻一动不动,这大兄弟抱的他太紧了,他压根不敢动弹,他看此刻这鬼有点激动,叹了口气说:“你别激动,你先下来我们好好说话,哦你饿不?要不要吃点东西。”当然韩信这就是随口一问,希望这鬼能从自己身上下来。刘邦此刻头还埋在韩信脖子处语气有点闷闷的说:“不饿,鬼不需要吃东西。”
   哦。韩信冷漠脸,我只是想要你下来!没真的想让你吃东西啊大兄弟!
  “重言。”刘邦突然抬起头盯着韩信的眼睛,韩信吓了一跳下意识想撇开视线。“我可以留下来吗?”.........我特么能拒绝??韩信一副吔了屎的表情过了好一会儿才冷漠开口:“你......随意。”刘邦站了起来对着韩信说:“虽然我现在应该和你解释很多事,但是首先还是把不速之客解决了吧。”说着转过头对房子的一个角落说到:“躲了这么久,应该出来了吧。”“不愧是汉高祖,居然可以发现的了我。”一个黑衣人走了出来,“哈,发现你可不是什么难事。”刘邦眯了咪眼睛:“说吧,你是哪边的人,来这里干什么。”“我?我可是受项王之名,来取你姓名!”说着黑衣人掏出了一把刀匕首向了刘邦,刹那间,韩信感觉到周围世界时空禁止了,并且周围的一切变成了蓝色,刘邦轻松躲过黑衣人刺向来的匕首讽刺说到:“你们项王难道没教你,要开打之前先张开领域吗。”接下来话题一转:“你现在可以安心去死了。”长剑出鞘,一瞬间刺进黑衣人的身体里,黑衣人不敢相信的望着刘邦,此刻刘邦眼神冷到冰点,“哈....这个眼神......刘邦你别太得意,千年之前项王会输给你,现在可不一定!”黑衣人挣扎着说完这句话便死了。
   韩信此刻有点懵逼:“你?你杀人了??”刘邦看了韩信一眼说:“放心,不会留下任何东西的。”说着收回领域,果然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包括黑衣人的尸体。韩信感觉今天一天自己的三观都在崩坏:“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什么鬼啊???!!”刘邦缓缓转过头对着此刻满脸问号的韩信说:“我会好好给你解释的。”

【邦信】情人节,就该吃糖啊!!

今天情人节啊!!!应该吃巧克力啊!(来自被同学投喂巧克力吃多了的我)这篇邦信写到最后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了,写的时候我已经放飞自我了。这篇和我之前写的遇鬼没有半毛钱关系!如果可能的话,和这篇有关的邦信我会另开一片.......吧?小学生文笔,最后那句英文是小时代里陆烧的求婚词√我尽力粗长了(:з」∠)_



   这是刘邦和韩信两人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哪个在一起?反正大家都懂得。
  “重言~~~~~”一大早的韩信还在温暖的被窝中,被刘邦一下子掀开了棉被,寒气一下覆盖了韩信的身体。
   “刘邦你要死啊!!!”韩信一下子跳起来按到了刘邦,咬牙切齿地说。
    “重言你原来那么饥渴吗,虽然现在是上午但是我也不介意哟。”刘邦一脸痞子笑。
    “刘邦你是想今天接着睡沙发吗?我不介意的。”韩信一脸冷漠.jpg
    “重言你不能这样,今天可是情人节啊!!”
     “所以呢?”
     “所以我们今天应该出去过节啊!!!”
      “这是你一大早掀我被子的理由吗??”
       “当然不是。”掀你被子只是想看你的肉体而已毕竟重言睡觉只穿一条内裤←此乃心里话,说出来估计今天还是得睡沙发。“重言我们今天出去过节,去虐狗去!”
        “.........我换衣服。”
        “好嘞!”
           “..........”
            “你怎么不出去?”
            “为啥要出去?”
             “我换衣服啊。”
             “怕什么,”顿了一下,刘邦以极其暧昧的语气说:“再说了,重言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
              说完被韩信拿枕头砸了出来,当然被砸出前,刘邦看见了韩信发红的耳朵。真可爱,刘邦在门外默默捂脸。
           
             等韩信换完衣服出来后,刘邦便先提议:“我们先去吃饭吧。”韩信瞄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是中午了,所以自己是一觉睡到了中午吗?亏自己还以为是早上,嗨呀好丢脸。“走吧,去吃什么。”韩信走到刘邦前面,十分顺手的帮刘邦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重言说吃什么就吃什么。”刘邦笑的一脸宠溺。“那就出去边走边看吃什么吧。”
          
           外面还是好冷啊,明明过年的时候都没这么冷,韩信走出门后不自觉一抖。下一秒,一条围巾围在了韩信的脖子上。“呶,围巾,别冻着了。”刘邦笑着将围巾把韩信围的严严实实的。

           走了一会后,刘邦突然说到:“重言我们去那家店吃吧。”
           “行啊。”韩信也没怎么在意的同意了。
           等走到这家店门口,韩信才看到这家店门口立着一个大广告,上面写着:
情人节当天,情侣接吻,本店免单一人(男女不限)
           现在店家真会玩,韩信这么想着,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呀!等等?自己被坑了?
          “欢迎光临,是两位吗?两位要参加本店的免单活动吗?”门口的服务员笑的宛如一个滑稽。
            “我们.........”韩信想说什么被刘邦打断了:“是啊。”
           “那么,”服务员笑的满面桃花开,拿出一个拍立得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嗨呀这个刘邦,韩信有点哭笑不得,“重言.........唔”刘邦刚想对韩信说话,嘴被韩信堵上了,韩信吻了刘邦。刘邦整个人都懵了,过了几秒钟后韩信的唇才离开刘邦的唇。旁边的服务员表示自己的腐女之血在沸腾!
           “我们可以进去吃饭了吗?”韩信问服务员,将服务员从幻想中拉离,“哦哦,当然可以,请进。”服务员赶紧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韩信先走了进去。“那个,请问刚才照片你拍下来了吗?”刘邦十分有礼貌的问服务员,“拍下来了。”
          “可以把照片给我吗,我想自己留着。”刘邦笑着对服务员说到,笑的感觉春天到了(?)“哦哦,当然可以。”服务员将刚刚到照片递给了刘邦。
            看着照片中亲吻的两人,刘邦小心点将照片放进钱包。

           “吃完去哪?”刘邦问还在大吃特吃两腮帮子都鼓起来的韩信。
             “我也不知道啊。”韩信好不容易咽下口中的菜回答到。
            “不如去游乐园吧。约会圣地呢。”刘邦如此提议到。
              “行啊,我也有点想去玩。”韩三岁表示很满意这个提议。
              等这两个人到了游乐园已经是下午的三四点了,因为这俩人还在路上逛了一会街。
              一到游乐园,韩信就仿佛放飞自我,拉着刘邦玩遍了所有游乐项目,包括把韩信自己吓死的鬼屋和把刘邦弄到吐的过山车。
             “哈!”韩信瘫在公共座椅上长舒一口气说:“啊今天真开心!感觉像回到小时候一样。”
             “我今天也很开心,”刘邦停了一下问:“重言......你为什么之前在饭店突然就亲上来了?”我以为你是不会主动的啊!
               “哈?”韩信看向刘邦脸微微有点红:“这不是你希望的嘛。”说着扭过头说:“情人节礼物啦!”
                “这个礼物,我很喜欢。”说着刘邦站起来拉起韩信:“走,我们去坐摩天轮!”韩信被拉着跑了起来。
                 
                摩天轮,缓缓上升,夜幕慢慢降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游乐园的霓虹灯开了起来,坐在摩天轮里面往下望,游乐园里面大多也是成双成对的情侣或是一家三口。
               “重言,”刘邦忽然开口“我觉得我遇见你,和你在一起是我最大的幸运。”
               韩信皱眉:“怎么突然?.......”
               “关于摩天轮有个很俗气的传说,”
                “传说当摩天轮升到最顶端的时候恋人亲吻则这两个恋人会永远在一起。”
                 “你愿意嫁给我吗?”刘邦突然拿出了一枚戒指。
                   此刻的韩信完全懵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随着时间推移,摩天轮慢慢上升,即将上升到最顶端
                “我愿意。”
               摩天轮上升到了最顶端,刘邦突然吻住了韩信,韩信闭上眼睛也回应着这个吻,吻了不知多久,摩天轮开始下降,刘邦才松开韩信,刘邦依旧是坏坏的笑对着韩信说:“这下,你别想跑了。”说着刘邦小心的给韩信戴上了那枚戒指。
        
                   How would I say mine eyes be blessed made.
该如何表达,何其幸运

【邦信】遇鬼2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了,反正就这样吧(自暴自弃)我对我的短小已经绝望了,想要我粗长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可能,嗝儿。



   “我叫韩信。”出于礼貌韩信还是告诉了刘邦自己的名字。
    “我知道啊。”刘邦一脸“我很厉害”的表情。
      韩信翻了个白眼,走到冰箱前面打开冰箱取出一罐可乐打开,喝了一口后说:“你的名字和我的名字倒是和历史上的某两位人物一模一样。”
      “我就是历史上的那个刘邦呀。”
       “噗——”韩信还在喝的可乐喷了出来,啥玩意儿????这个鬼是建立汉朝的那个刘邦???什么鬼?啊不对,啥玩意儿啊,高龄老鬼?不对啊看他长的好像不老啊?妈妈我有点方。韩信一脸懵逼。
      刘邦拍了拍韩信的背说:“反应不要这么大啊,要淡定。你还是韩信的转世呢。”
    “啪——”韩信手中的可乐罐被捏爆。我大概可能碰到疯鬼了,这可咋办啊。是不是改天应该找个法师来做法呀。韩信此刻脸上带上了名为同情的色彩:“大兄弟,你不会做鬼做傻了吧。”顿了一下说:“你们....鬼界有医生吗,得去看啊!”
     刘邦皱了皱眉,突然捏住韩信的下巴将他的脸对着自己,力气之大韩信挣脱不开。“你....你干嘛?”韩信表示自己的下巴快碎了。“我.....不可能会认错你的,韩重言。”刘邦缓缓说出这句话,语气带着十分浓重的哀伤,此刻韩信正直视这刘邦的眼睛,却也在刘邦的眼底看到了悲哀。“我说过........不论你如何轮回,我都会找到你。”此时刘邦已经松开手转而抱住韩信将头埋在韩信颈间深吸一口气:“这一世,我又找到你了。”

【邦信】遇鬼

讲道理我题目真不知道是啥啊,就突发奇想的一片文,小学生文笔,设定现代吧,有没有第二章我也不知道啊,我这种懒癌患者,这可咋整啊.jpg,还被基友怪了短小,蓝瘦香菇

   韩信知道自己有阴阳眼,自己见到鬼也多了去了,但是他第一次见到如此黏人的鬼。自己不是已经装作看不见他了吗!为什么这鬼如此死缠烂打的还跟着他??
   韩信就差点想跪下喊一声:“壮士!你别跟了!我没有急支糖浆!”当然他不会这样做,这样不就暴露了他可以看见鬼的事实了嘛,如果暴露了说不定会有更遭的事。看的见鬼真不是什么好事,韩信以自己的经历发誓。韩信加快走路的步伐,希望可以借此甩掉后面那个非科学生物,然没有用,非科学生物一直紧紧的跟着。
   韩信以飞速回到家,立马把门关上,把非科学生物关在门外.............谁能告诉我为什么鬼可以穿墙????韩信此刻内心波动很大,不经打出了一套波动拳。非科学生物进了门,先是打量了一番韩信的家,皱了皱眉开口道:“你就住这种地方?”韩信身体一僵,在心里不断重复:别理他别理他我看不见也听不见啦啦啦啦。
   非科学生物见韩信不理他自顾自的做自己的事情,叹了口气,接着露出了一个特别痞的笑容说:“哎呀,看来你似乎看不见我呢,那我做什么都没关系了呢?”下一秒,韩信就看到非科学生物在自己面前,那紫色的头发晃瞎了韩信的眼,面前的非科学生物作势要亲了上来。韩信不禁脱口而出:“卧槽死基佬你离我远点!!”还向后跳了一步,但是却被地上的杂物所绊倒,仰面摔在了地上,非科学生物顺势地咚了韩信,非科学生物语气中带着点幸灾乐祸:“这不是看得见我吗,为什么一直装作看不见呢?”
  韩信翻了一个白眼想起来,却撞到了面前的非科学生物,现在韩信懵逼脸:“为什么,我可以碰到你?你有实体?”“嘛,似乎只有你可以碰到我,这大概是命运吧。”非科学生物一脸坏笑。韩信表示自己真是日了天了:“壮士你起来好吗。起来我们好好说话。”非科学生物一脸正义(?):“如果我不呢?”下一秒,非科学生物就起来了:“开玩笑嘿嘿嘿。”韩信:“........”你该不是个傻子吧.jpg韩信直起身子,摸了摸头问:“所以你是谁?干嘛跟着我?”
   非科学生物此时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忘记自我介绍了,
          我叫刘邦。”

这两天我蜜汁欧气啊??????